笑着说坚强 ——山东理工大学微光公益团队走访特殊儿童记实
  • 来源:原创
  • 时间:2018-09-02
  • 作者:姜超文
  • 通知  |  新闻  |  党群  |  学生  |  科研  |  展厅  |  服务  |  我们
     

    笑着说坚强

    ——山东理工大学微光公益团队走访特殊儿童记实

    作者:何奥迪 郭家妤


    走访特殊儿童的步履行进,我们清楚地发现,每一步都是感动。但又是什么心情,让我在走访特殊儿童归途,细数着《亲爱的小孩》里的文字会哭。

    “我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独自漫步... ...”,走夜路的孩子,他们神色迷离,但好像并不孤独。

    妈妈陪你笑着走下去


    走进聊城市阳谷县阿城镇乔楼村一户朴素的农家小院,妈妈告诉我们,院子中间盖着的是一堆粮食。没有什么好的摆设,但一切都井然有序。“波凯,你看是谁来了?是老师们来教你画画的。”孩子坐在屋子里痴痴地张望,眼睛看着我们,炯炯有神中,有一丝陌生,一丝兴奋。“波凯,喊哥哥... ...这是姐姐... ...姐姐... ...叫姐姐”,妈妈的话音很大,手语挥动,也仿佛只有母子能够理解。“哥哥... ...姐姐... ...”孩子喊得很动人。

    第一次和世界擦肩,为什么他们是痛苦的?“7个月的时候,他得过一次脑炎,影响了很多神经正常发育,从1岁开始,我发现他不会叫妈妈,便带着他到处找医院看病。”妈妈眼中泛着泪花,向我们讲述着这十几年的故事。命运多舛,癫痫并发症接踵而至,小波凯在承受着长时间药物治疗,但笑得很坚强。妈妈说:“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笑”。在波凯的记忆里,妈妈和两个姐姐的爱,让波凯在求医问药的路上不曾孤单,但教他说话的,却没有爸爸。爸爸早年因病去世,路过爸爸的坟头,小波凯会添上一捧土,慰藉摸不到、表达不出的思念。


    “就是我哭一天,孩子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妈妈眼窝深陷,谁又清楚她哭过多少回?妈妈是很想和人倾诉,情不自禁就会流泪,满是心酸。相互依靠,咬牙撑起这个家,我被母子的笑深深动容,没有比这个更真,更诚。

    奶奶的自行车上,是你快乐的童年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城市外环的一处拆迁村落路口,奶奶用自行车推着小茹在村头接我们。车子很大,奶奶的身躯很瘦小,在崎岖颠簸的小道上,奶奶用力的推着车子,尽量避免那些坑洼的路面,让车子行使的平稳些,时不时回头看看后座上的小孙女。小茹该有的快乐的童年,却被“智障”束缚了情感的表达。



    两间残破不堪的屋子围成了一个小院子,用碎瓦片铺就的地面坑洼不平,院子里向阳而生的蔬菜却显得格外挺拔。“小茹的爸爸和妈妈根本不管小茹,如果我不拉扯这个孩子,她可能已经饿死不在了。只要我还活着就会养她!”奶奶的话让我又心凉又感动。爷爷未能见到小茹就去世了,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能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撑起一个孩子的未来,而谁又清楚奶奶双腿的残疾、严重的风湿病和刚刚检查出的肺癌。屋漏偏逢连夜雨,奶奶没有抱怨生活,“我吃煎饼她就跟着我吃煎饼,我吃窝头她就跟着我吃窝头。”的话语掷地有声。



    为让小茹多多治疗,多多学习。双腿迈上自行车,奶奶送小茹来“淄博市爱之翼特需儿童之家”风雨中就行程十公里。小茹到今年11月就五岁了,奶奶迈开年迈残疾的双脚,跑了好多家幼儿园,“我就‘一巴掌’的钱,根本支付不起他的学费,我也很想让她去学校学习啊!最便宜的幼儿园一个月都要800块,我都拿不出来


    “虽然小茹现在和正常孩子还有很大差别,但是她比起以前已经进步很多很多了。”奶奶洋溢的笑,像是已经看到了前方。

    手里的拨浪鼓,是奶奶捡的


    他趴在床上,手里的粥已经凉透,床上的小电扇在这大暑天即使拼命地摇动也不起作用,颓圮的墙角,最显眼的是一堆一堆的饮料瓶。一老一小,行动都很慢,慢得找不到方向。


    唐氏综合症和先天性心脏病,让13岁的崔天雷遭受苦难,手里的拨浪鼓没有规律的转动,但却是奶奶从垃圾堆里为他捡到的最好的宝贝,有声音陪伴,小天雷会露出笑容。我们会好奇他为什么喜欢蹲着和趴着,为什么会嘴唇发乌,究其缘由是心脏跳动的厉害。

    父母与正常的哥哥常年在外打工,像是在逃避现实。爷爷去世后,奶奶靠低保和捡破烂维持生活,“儿子给我钱,我不要”,奶奶考虑另外两个儿子家庭生活拮据,话语略显凄凉。小天雷早饭会有一个鸡蛋,奶奶没钱给他治病,满足小天雷温饱,是奶奶期许。

    小天雷五岁的时候,年迈的爷爷曾带着他四处找学校,却屡屡碰壁,由于患有疾病,被学校拒之门外,至此,小天雷的童年就只有转动的拨浪鼓和奶奶的守护。

    吊床上听收音机的男孩,喜欢跳舞


    收音机里有戏曲,有说书还有流行音乐,代宝林在家门口的简易吊床上,听的很惬意。他娴熟的用脚助力,让吊床前后晃动,脚下的泥土地被打磨的很光滑。不经细问,你不会清楚他是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对于我们的到来,他没有表现出好奇,从收音机里传送出的旋律,他更情有独钟。


    宝林在家排行老大,下有三个弟妹。父亲为撑起整个家庭,常年奔波在外,风里雨里,父亲的责任不仅仅是要挣钱满足孩子温饱,让孩子接受教育,走出贫困,也是为人父母日夜的期许。

    随班就读、特殊教育与送教上门是特殊儿童接受教育的三种方式,代宝林有机会在政府和亳州市谯城区谯东镇林场小学校长王新建的帮助下,选择随班就读。在老师的关爱和开导下,宝林开始愿意和别人有些接触,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宝林听见音乐就会情不自禁的跳舞,音乐没有界限,给走夜路的孩子,点亮星灯。


    面对学校老师的爱护,面对邻居和身边的正常孩子的嘲笑,这种反差,让宝林和他的家庭在悲欢中找不到方向,但每当老师走访他家时,都会很开心,他会搂着老师的脖子,会拿好吃的给老师。

    不爱运动,但有事可做


    白腾飞,体重101.5公斤,见过他的人好像都会有一个疑问:他的肥胖会不会和他患有唐氏综合症有关?爸爸是一名教师,但他的回答也略显得无力回天:他喜欢躺着、坐着,就是不喜欢运动。

    父母考虑肥胖会影响孩子健康,选择有规律的控制孩子的饮食,有一次父母不让腾飞多吃,他一气之下喝了农药,也因此在重病监护房待了半个月。


    奶奶为我们的到了,用西瓜招待我们,腾飞会有礼貌的让我们不用客气。家人的疼爱与慈孝,让他也怀有一颗懂得感恩的心。每天在家收拾家务,在房间写数字也是鹏飞的乐趣所在。他也懂得勤俭节约,出门关灯,扫地拖地,洗衣服,也会做简单的几道菜。


    没有游乐园里的过山车和旋转木马,没有校园里的花香与书声朗朗,走夜路的孩子,却找到了自己的所在,觅一处安静,但好像并不孤独。

    “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

    打印】【关闭
     
    相关阅读: